白琮

信徒

斯卡哈x梅芙
美国众神paro

斯卡哈捡到梅芙时,差点以为她是个哑巴,几岁大的女孩什么也不说,给她一块面包就乖乖跟着你走。那时候库丘林刚离去,斯卡哈把梅芙带回家,没把她当个孩子看,只当捡了只流浪的猫猫狗狗,做个消遣罢了。永生的日子太过漫长,斯卡哈没有亲人,以往可以称得上朋友的家伙也差不多死了个干净,唯一可以称为家的偌大古宅更像是个牢笼,锁住那个小哑巴似的女孩,也囚住她。

一起住了两三个月后,梅芙开始跟她说话了。和外表清纯乖巧的容貌不同,小孩子说话几乎称得上粗鲁无礼,对斯卡哈称一个“喂”字,女人大多数时候冷眼旁观,实在不耐烦,宅子里的房间数不胜数,斯卡哈随便把她往走廊里的哪个暗房里一扔,几个小时后打开...

【萨莫萨】窃光者



*狂草流萨莫萨(。
*2.0第一章后萨老师光临迦勒底设定
*又一次失败的复建

<
沃尔夫冈曾经养过一只猫——再准确来说是和一只猫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他那时还很年轻,在巴黎四处碰壁,于是一间有钢琴的破旧阁楼便可成为一方小小的天地。那只黑猫在他调试音准时从窗外跳了进来,蓬松开毛发弓起后背冲他龇牙咧嘴。可它实在是太小了,站在钢琴顶盖上像个炸开的毛球。年轻人那时看着它便止不住地笑,他竖起食指做出噤声的姿势,起身把早上剩下的羊奶盛了半碟放在窗台上。

黑猫则摇着尾巴警惕地嗅了嗅那碟羊奶,没理。很高冷地跳在地上缩进一堆毛线团里,打着呼噜睡着了。
那是沃尔夫冈第一次接触“猫”这种生物,之后黑猫渐渐愿意屈尊舔舔碟中的...

荆棘鸟

*百合
*阿尔托莉亚x摩根

<
——那是亚瑟王死后的第一天,摩根原本住得舒舒服服的高塔里闯进来一只白色的鸟。
她本是极痛快的,悄悄跑上来看她的学徒告诉她王的死讯,叽叽咕咕地说着那遥远的卡姆兰之战,连带着“王的尸体胸口飞出黑色的鸟来”这种轶闻都啰嗦了半天。摩根本是默默听着,到最后也不耐烦起来,便隔着门上开的一扇小窗冲门外的人轻轻微笑,她露出的下颌苍白而精致,黑纱后面是双冰蓝的眼睛,死气沉沉的很,唯有不经意间才会流转出妩媚。这是男人第一次见她微笑,学徒就这样晕头转向地走了。真是容易,摩根撇下嘴角想,那群人避自己如蛇蝎,仿佛她出现在自己妹妹周围三尺内便能把人毒死,可如今她被关在这座塔里,仍然能轻易刺穿...

【中敦】狂怒 (2)(监狱paro/ooc)



——那本是个不知什么时候的夜晚,我正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打盹,牢门却在这属于安眠的深夜被打了开。一个人被门外的狱警一把推了进来,踉跄着朝前了好几步。

接着哐当一声,铁门在我们身后被锁上。

我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他傻傻地站在我面前,手中抱的是一床破旧的被子,他微不可见地抿了抿嘴角,脸上透出些许让人玩味的紧张。

“你,你好。”他嗫嚅着开了口,胆怯的样子和那个单手抡人的怪物似乎不是同一个,“我应该住的是八人的牢房……管理的人似乎是弄错了……”
“不,你以后就住这里了。”我直接打断了他,指了指对面那张空床,“把被子之类的自己铺上去,很高兴认识你,这里算是监狱里的……VIP套房吧?”

“啊,以后算是囚友了。”我偏着头...

【中敦】狂怒 (监狱paro)


*暴力描写预警!
*一次失败的复建
*ooc
*第一视角

——当他第一次走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

首先进入我们视线的是个臃肿的胖子,断断续续却又此起彼伏的嘘声传来,身旁的男人不满又轻蔑地笑了笑,我喝了一口这里面自有的冰啤,下一刻便喷了前面那人一背。
这就是我花了一万日元换来的东西,鬼晓得加了多少水。

操。

前面被我牵连的男人本是瞬间骂出了声,他转过头来的时候,我面色不善的看了他一眼。
还好,他只是骂骂咧咧的把头转了回去,我可不想在这么多狱警面前揍他一顿。这里太过无趣,唯有酒,女人和暴力才能让我们提起兴致来。
我咂了咂嘴中残剩的一点儿啤酒味,日常怀念起原先我酒柜里那些好酒来,却在这时忽然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
怎...

悄咪咪地问一下……大家希望我之前挖的那些坑哪一个优先填呢?实在没头绪……(好吧可能没人理我orz

【芥敦】Still Here (14) 『完结』


*最终章

——路再长也有终点。夜再黑也有尽头。

“……樱?”

空寂的走廊里,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松下百惠叩了叩门,又轻声问道:

“樱……你在里面吗?”

片刻的沉默后,门被拉开了一条缝,头发短短的女孩透过缝隙注视着她,眼神闪烁。

“什么事?”

“敦……就是那个老师,失踪了,哪里都找不到他。”松下百惠的脸上布满忧虑,“据说是一早刚醒过来就不见了……他来过这里吗?或者你最近见过他没?”

“没有,抱歉。”

“唉。”松下院长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到底去哪里了?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佐藤樱垂了垂眼睛:“我没见过他……对不起。”

“没事,那我去告诉他朋友一声,樱今天也在房间里吃饭吗?”

女孩迟疑了一下:“不……我,我下楼来吃,...

【芥敦】未亡人 (1) (军官芥x艺伎敦)

*ooc预警!

*中篇

初春,京都城内的枝垂樱开得愈发艳丽。位于上七轩的一间茶屋内,有两人面向屏风而坐,他们之中隔着一个赭色的匣子,泛着古朴的光。

“这是他的遗物。”

带来噩耗的人说完这句话后一顿,在发现对方的表情未起一丝波澜后,他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在他看来,面前这柔弱之人在失去依仗后,理应立即落泪,伏地哀哭才对。但那人只是默然注视他,似乎不悲也不喜。

坐在他面前的人是生活在上七轩中众多艺伎中的一个,不同于寻常的“芸妓”,艺伎们精通歌舞礼乐,身价也颇高。轻歌曼舞间,斟酒时微微露出的精致手腕便可让人心神荡漾。

这间茶屋的规模不小,人人皆知里面的头牌花名月下,虽是男子,却在整条花街都赫赫有名,此时相对而坐,...

想看梅林罗曼的车……知道自己女神其实是梅林的医生喝醉酒后被x……先摁在墙上后入,罗曼面红耳赤神智不清哭唧唧地念叨啊我真的好喜欢梅莉酱你居然是个网骗太过分了……梅林听着不耐烦,就着后入的姿势黏糊糊的亲他,一边又觉得这家伙好可爱……医生被艹得双腿发抖站不稳,梅林就换成正面架住他的腿干……满心无奈的听他一边哇哇哭一边用带着颤音的语气骂他……接着逮住个空档就堵住他的嘴……

(mmp我不行了,我爱医生,跪求太太投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fgo,一个变着花样坑你钱,而你出货后还是会觉得很值的游戏。